只想存个梗

小号开不了 大号勉强上
梗子源自亲身经历or第三视角
对他们好点

〖我若付出七分 给你看的只有三分〗
〖怕你一声道谢 怕你不以为意〗

【冰九】万圣节糖果(终究没有赶上……)

柳清歌他们在交换糖果。

岳清源把他最后一颗糖送了出去。

沈九收紧了手中的糖,慢慢将它们藏起。然后面无表情的路过岳清源他们。

“小九,你有带糖吗?”

岳清源注意到沈九,眼睛却看着他的手。空空如也。

“老师说了,今天不能带糖,我怎么可能带。”

沈九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岳清源。

“啧,装模作样……”柳清歌留意着这边动静,对于沈九的厌恶毫不掩饰。

沈九的手不禁紧了紧,又松开。算了。

——放学的铃声响起。

下课了。沈九心里想到,忍不住摸了摸自己一颗也没送出去的糖。

哼,我才不稀罕你们的糖。

沈九独自一人走出了教室,背影落寞。

“沈学长,等等!”

沈九好像听到有人叫他,转过头朝声源看去。

是洛冰河……

沈九对这个学弟有些不喜。这个学弟太优秀了,他最尊敬的老师也常说自己不如洛冰河纯粹。

什么才叫纯粹,坚定本心还是不与世界同流合污。反正我没有本心,且就是不与世界同流合污也本来就不干净。你妈的纯粹。

唉,算了。

“什么事?”沈九挑眉,他实在不觉得自己和这位学弟有什么交集。

“啊,那个……这个……”

洛冰河的样子有点局促,但是沈九可没那个心思想他这般的原因。于是渐渐变得不耐烦。

“要是……”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这个给你,学长!”

沈九正打算说什么,就被打断。

手上多了颗糖。是大白兔奶糖。

沈九一时有些愕然。

洛冰河却接着快速说道:“万圣节快乐学长这是给你的糖希望你喜欢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

沈九反应过来,及时叫住了正欲转身逃离的洛冰河。

洛冰河转过头,看到的是沈九皱着的眉头。突然有些失落。

不……喜欢吗。

沈九就这样皱着眉头抬头对上洛冰河的视线。

“有事找我的是你,我本来是要回去的,然后被你叫住。”

洛冰河听罢,更加低落,错开了沈九的视线。对啊……是我打扰了他吧……

“谢谢你的糖,我很喜欢。”

洛冰河猛的看向沈九。

“这是今天剩下的,正好就给你吧。”

洛冰河眼中发出了惊喜的光芒!

“没事了,你走吧,再见!”

不再管洛冰河在不在听,沈九转身而去,嘴角渐渐弯起一个弧度,显然心情十分愉悦,待察觉到时,又硬生生扯了回去,眼中笑意却仿佛溢出。

洛冰河收紧拳头,却突然意识到,手上是沈九给他的糖。

傻笑了一路。

路上,沈九不知不觉间拆开了糖纸,小心翼翼的。

糖在口中软化,甜滋滋的。

沈九很喜欢吃糖,最喜欢吃的是奶糖。

沈九本来把哪颗糖送给哪个人都计划好了,可惜一个都没送出去。

沈九给自己带了颗奶糖,阿尔卑斯的,他很喜欢的口味。

沈九不喜欢把送给这个人的东西送给另一个人,他一直觉得这样是对别人的不尊重。

沈九送给洛冰河的,是他自己的那一颗。

生快啊伞哥,你的阿修和沐橙都很好呢,你也要好好的……

以下与伞哥相关句子摘自网络各太太,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1】他看清一切,说对了一切,打算好了一切,结果只因为一个意料之外的更新设定,梦想和希望就全都成了泡影,只留下了这把未完成的千机伞。

【2】 因为你没有看过全职高手 
所以你不知道 
“我有个朋友,他荣耀玩得很好……后来,他死了”
其实一点也不好笑

【3】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还很长的。 

我们的路还很长,那你的呢? 
如果人生真的很长,别无所求,只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然而,没有如果。 
我们早该清楚,思念是最残酷最无期的刑罚。

【4】 18岁的那个少年永远停留在了他最美好的时光。

【5】 秋至叶始落,叶落方知秋。秋为叶生,叶因秋落。 
一叶一苏,平分秋色。

【6】 “我如果死了你会怎样?”“不过从头再来罢了。”苏沐秋很温柔地答。“会不会太无情了?”叶修的话终于带上了情绪。“不。”苏沐秋把嘴唇靠近叶修的脸颊。“因为我喜欢阿修。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能允许自己先于这样的心情死去。我喜欢你。我很爱你。即使我爱的你不在,我也不能忍痛苦侵蚀这样的感情。它太美好了。我不允许因为自己颓废让这段时光蒙受伤害。我会带着这份感情活下去,重来,无论多少次我都可以重来。只要有一个人在,我们总是在一起的。”

【7】 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8】 苏沐春夏冬,再无秋

【9】十五岁的夏天,两人相遇在街头,一个带着另一个回家。 
十六岁的夏天,两人相伴于小家,一个跟着另一个打工。 
十七岁的夏天,两人相拥着电脑,一个拉着另一个荣耀。 
十八岁的夏天,两人因车祸而相隔,一个消失在另一个面前。 
世间最美妙的事不过是一生相伴, 
世间最痛苦的事不过是生死相离。 
这个夏天,对叶修来说既痛苦又美妙, 
痛苦与苏沐秋的阴阳相隔,美妙于他活在了自己的荣耀里。

【10】 有人等完了十年 
有人还要再等不知道几个十年 
一秋肆然飒沓 
一缕难挽莹沙 
生活不过是一场停不了的戏 
戏里再没了一个留不住的你 
就余下他一个人 
唱着醒不来的梦忆 一个人,撑起一个家,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他护着怀里的妹妹,一个人去扛。 
终于有人能一起陪他,终于有人能一起扛。 
终于,梦想触手可及。 可惜这咫尺,终归成了天涯。 
他说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可是很长的。 
他说没关系,不过是从头再来。 
可他合眼一笑苍凉,血覆秋霜。 
他终究,没能从头再来。 
苏沐秋 秋木苏的苏,沐雨橙风的沐,一叶之秋的秋。

2015.05.06.立夏.苏沐秋永远留在了18岁。